2022年第二季度Pico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 - 珠江新媒

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2022年第二季度Pico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

珠江新媒  > 交易百科 > 2022年第二季度Pico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

2022年第二季度Pico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

发布时间:2022-09-08 发布者:珠江新媒 阅读量:37次

2022年第二季度Pico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

作者/何畅

编辑/董玉清

越来越多的人成为 Pico 用户。 XR数据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Pico出货量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此前,据说 Pico 已将其最初的 2022 年 VR 销售目标从 100 万台提高到约 180 万台。不过,相比其他硬件设备,头戴式显示设备的爆发还没有真正到来。

2045 年,世界一片混乱,人口爆炸,资源匮乏。内心失望的人选择逃离现实,将自己放逐在一个名为“绿洲”的游戏宇宙中。对于18岁的韦德来说2022年第二季度Pico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只要戴上VR设备,他就不再是一个生活在贫民窟里、没有存在感的失意者,而是一个拥有众多粉丝的无敌超级英雄。为了成为“绿洲”的继承人,他和游戏中的小伙伴们踏上了寻找彩蛋和打怪升级的旅程。

照片/“准备好玩家一号”

这是电影“Ready One”讲述的故事。随着国内票房的飙升,不仅是影视行业的从业者,VR产业链的从业者也为之兴奋和欣喜。影片上映的同一年,智能穿戴设备运营商笔克完成了1.675亿元的A轮融资。当时,笔克CEO周宏伟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未来三到五年有在中国或海外上市的计划。”

然而,他没有按自己的意愿按铃。 2021年8月,笔克被字节跳动收购,最终交易金额超过90亿元,几乎占当年国内XR行业投融资总额的一半。以此为起点,笔克正式进入字节跳动的战略版图,成为后者面向未来的关键一步。

一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变化的痕迹也随之而来。

目前,笔克员工人数已从三位数上升到四位数,团队还在不断扩大。为了抢占种子用户,字节跳动选择走营销路线,充分调动内部资源,利用娱乐优势拓展内容生态,向视频和社交方向尝试。据悉,近期仍有抖音和西瓜视频的员工转入笔克。其中不乏独立的商业领袖,比如曾协调西瓜视频运营的姚帅。

凯文凯利在《不可避免》中写道,第一个“颠覆”社会的技术平台是个人电脑,第二个是手机,下一个颠覆性平台是虚拟现实——这也是技术突破的方向之一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即将离任的CEO内部信中强调。从这个角度来看,笔克承载着字节跳动的战略愿景,不断推高自身的想象力天花板,为公司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它的用户、竞争对手还是整个行业,都在跟随着它的潮流,作为潮流的一部分向前冲。

爆发中的 HMD

互联网从业者沉可记得,在他上小学的时候,他有一种写作风格,叫做“想象作文”。每次,申科都写下同样的未来:“成为一名宇航员,在太空中自由旅行,用我妈妈的话来说,是‘棒极了’。”

长大后,沉可的个人发展轨迹与航天无关,从上学到就业,但这并不妨碍她以另一种方式将自己的想象变为现实。今年8月,她和朋友一起体验了一场VR观影。戴上设备后,她感觉自己不再受限,界限消失,土星迎面而来,黑洞近在咫尺。她甚至可以用手柄操作当地球被送入其轨道时,它是宇宙的旁观者和参与者。

沉克记下了设备的品牌——“Pico”,萌生了入手一台的念头。在社交平台上搜索后,她发现了更丰富的玩法,比如进入了一个新世界。有的掉进兔子洞,开始了回到童年的冒险;有的靠多合一运动完成健身打卡,爱上了拳击和棒球;有些人获得了电影和音乐会的沉浸式体验,并结识了新朋友......

一位用户感慨地说:“我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的Pico Neo 3,携带很方便,佩戴也很舒服,不压头,缺点是续航时间短,手柄连接会失败。但考虑到性价比,也算是不错的选择。至于玩累了,休息的时候拿出来放松一下,希望不要吃灰。 ”

抖音号交易售价

的确,VR头显产品的使用频率远低于手机。刚刚进入AR领域的罗永浩曾调侃“VR的本质更像是一个游戏机”,即使再多点社交属性,充其量也是最畅销的游戏机,“但肯定不是计算平台。”而且Pico的使用场景多集中在家庭娱乐、视觉体验等方面,在游戏中并不突出。

但对于创作者“灵山依依”(以下简称:灵山)来说,“吃灰”是完全不可能的。作为一名自由插画师,她将 Pico 视为“探索更多绘画可能性”的工具。今年8月初,在B站UP主评价和画师推荐的双重作用下,她毅然下单,踏入了VR绘画之门。只要将一体机串流到电脑,戴上后打开绘画软件,无论场景大小,都可以用手柄操作绘画。她说:“Pico的整体使用还不错,我试了朋友的Quest(Meta的头戴式显示设备),相比之下,Pico更适合亚洲脸,也更舒服。”

虽然在旁人眼里,空中比划的姿势很奇怪,但在她看来,却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在做雕塑。搭一把椅子,可以去湖边画鱼,也可以去太空摘星星。

三天时间,凌珊通过VR绘制并复制了一幅“梵高在阿尔勒的卧室”的画作。考虑到长时间使用带来的头晕和电池寿命有限,曾经一整天不吃不喝地画到精彩的地方的创作者不得不每隔半小时给自己设置一个闹钟。 “有一次我画的场景太大了,戴了一个小时就开始头晕恶心,结果一摘下来就吐了,这幅画居然吐了。”

图片由灵山提供

现在,VR绘画占据了灵珊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除了第一次开箱的两天玩游戏之外,她从来没有探索过绘画以外的其他功能。 “VR绘画真的很吸引人,置身于3D绘画的感觉与2D绘画的感觉有很大的不同。你画的每一笔都需要带动全身的力量和情绪,尤其是当你在绘画的时候,会有是伟大的,动人的花蕾,发自内心。”

无论是休闲娱乐为主的入门级消费者2022年第二季度Pico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还是灵山这样使用目的明确的行业消费者,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Pico用户。 XR数据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Pico出货量为26万台,同比增长近8倍。此前,据说 Pico 已将其最初的 2022 年 VR 销售目标从 100 万台提高到约 180 万台。

一年的变化

增长不是凭空发生的。据公开报道,截至2021年,Pico系列产品已售出约50万台。虽然在国内VR市场占据领先地位,但其知名度更多地局限在行业内,并没有突破圈子的体量。

转折点在2021年8月,随着周宏伟内部信的发布,笔克收购字节跳动的消息得到证实。关联方歌尔也在2021年财报中提到,已于2021年9月8日出售其联营公司青岛小鸟看科技有限公司,即笔克的母公司。暂未对外公布,根据当时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展示的上市信息,以三名国有股东的转让底价计算,笔克的估值在90亿元以上。

就像之前基于流量优势打造了多个APP一样,在将Pico收归麾下后,字节跳动毫不犹豫地投入了一系列资源,包括但不限于抖音开通广告和信息流推送,动员名人等群体录制视频宣传,基于独家流量支持推出官方互动话题,在多个公众号和知名主播直播间直播带货。

除了抖音站外,Pico也在微博、B站、小红书等平台上线,并以UP主评测、情景视频或经验分享等形式频繁曝光,所以尽可能的让它出现在更多的频道上。比如,参加央视春晚等多个晚会,不仅要发红包,还要有节目的存在感;如果放了多档综艺抖音号交易售价,任何看过《王牌大战王牌7》的观众都不会忘记贾玲那句话。 《玩VR选Pico》口播;参与冬奥会VR直播、联合中国IP品牌甚至赞助王者荣耀战队、开设线下体验店等。

图片/视觉中国

为吸引更多普通用户,笔克推出了180天入住半价、“30天免费体验、无忧退货”等活动。中信建投在《VR行业专研:从笔克看国内VR市场》报告中提到,打卡营销在VR一体机行业较为普遍,各大厂商纷纷有序开展此类活动降低普通玩家对VR的兴趣。设备等新事物的试用成本和心理负担,同时利用消费者兴趣驱动心理获取早期初始种子用户。

这些举措确实吸引了包括申科和灵山在内的潜在用户。不过,如果与 Meta 的 VR 头戴设备产品 Quest 相比,Pico 的内容生态还相对处于起步阶段。信达证券在 8 月发布的《VR AR 深度报告:拐点已来,把握趋势》中表示,截至 2022 年上半年,Steam 继续成为 VR 内容数量最多的平台拥有 6,574 款游戏和应用程序。 Quest 和 Vive Port 紧随其后,分别有 3,352 和 2,819 款游戏和应用。至于Quest Store,它有近400个应用,而Pico Store在不断引进的情况下,有200多个内容储备,但与上述平台仍有很大差距。

因此,一方面是通过营销来提高知名度。另一方面,笔克加速内容生态的建设。以泛娱乐为切入点,专注于休闲游戏、视觉效果和社交体验。这也是字节跳动。的强项。于是,现场演唱会、经典电影放映、虚拟偶像夜话等一一出现在笔克,抖音短视频VR版也成为笔克商城首个短视频VR应用。

字节跳动不仅为笔克注入了流量,还为西瓜视频平台抖音注入了大量内容。

抖音号交易售价

当然还有人力。西瓜视频负责人任立峰、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炳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先后转入笔克。此前,小米VR业务负责人、虚拟形象社交应用“Vyou微游”创始人马杰思也被传出加入了字节跳动。其名下的北京博粒子科技有限公司已被收购,原50多人的团队并入Pico 。

下半年,仍有抖音和西瓜视频员工加入笔克相关团队,员工人数已突破1000人。一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称,曾协调西瓜视频运营的姚帅近日被调职。另一位消息人士称,字节跳动仍在为笔克招聘,包括招聘市场领导者。

“黎明来了”

在游戏行业人士袁业然看来,Pico打开市场的前提是降价。现象级产品Quest 2的成功带动了行业整体销量的增长。 “因为降价后,对产品感兴趣的人会更多,市场空间也会变大。”

两年前,袁野然买了一部Quest 2玩游戏,通过全景地图软件看风景,偶尔用它代替手机看几部2D电影。后来,他把设备扔给父亲去钓鱼,并为自己买了一个相同的设备。至于Pico,他听说了,但没有买,因为Quest 2已经满足了他所有的使用需求。 “其实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这些品牌的VR设备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游戏机,更谈不上用户忠诚度。硬件价格和用户体验只是参考维度,核心是用户能不能玩什么他们想玩。得到。”

这其实是Pico现阶段需要弥补的部分。在社交平台上,刚购买Pico产品的用户往往会被新事物带来的不同感受所震撼,并兴奋地发帖。但是当他们开始使用时,一些用户经常会发现他们感兴趣和可以使用的软件数量有限,而且大多数都不是免费的。当最初的新鲜感褪去,“快乐除草”就变成了“智商税”。一位Pico用户写道:“我没买就疯狂想要它,但拿到手后感觉真的很好。画面清晰度有待提高,大部分软件都需要付费。”

凌珊在启动Pico Neo 3的同一个月下单了Quest 2。她说她希望在不同的设备下探索绘画以获得更充实的体验。更重要的是,她想用不同的绘画软件,在尝试了所有的可能性之后,她选择了一个效果最好的。 “有些软件是平台专属的,这个真的没办法,只能买了。”

图片由灵山提供

有很多类似的用户。中信建投报告指出,目前国内VR一体机市场缺乏热门游戏应用,消费者持续消费的动力明显不足。相信国内VR一体机配置差异较小,打造内容竞争力将是各厂商下一步的重点动作。其中抖音号交易售价,VR游戏是内容生态的核心,健身、观影、社交等泛娱乐领域也是不断布局的方向。 “随着众多内容生态开发者的加入,更多优质内容将带来‘硬件销量提升——用户提升——开发者受益——更多开发者加入——优质内容提升——硬件销量提升’的良性循环,实现飞轮效果。”

袁野然也表示,如果内容不足,买VR产品就是买个设备来供应,“就像2016年,不同的是现在没那么贵了。那个时候,我买了一个设备。它花了几千美元。”显然,如今的Pico需要更多的爆款内容,比如《半条命:爱丽克斯》(Half-Life)和《节奏光剑》( ),袁野然分析道:“构建内容生态,培养付费习惯,其实是一个形成闭环逻辑的过程,需要相对稳定的内容提供者和成熟的开发者,相当于在技术上找场景。”

图片/视觉中国

同时,字节跳动也在加强技术储备。收购Pico 两个月后,投资了专注于衍射光学和半导体微纳加工技术的深圳广州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不仅如此,瑞思芯、云脉新联等公司也被加入了投资名单。

今年下半年,笔克的新品即将发布,备受外界关注。目前官方并未透露有关它的信息,但由于它在海外市场销售,FCC在相关认证文件中披露了一些技术参数——采用光学方案和色彩透视,标准版和高级版产品分别为两者均由歌尔制造。

事实上,歌尔堪称“代工巨头”,主营业务涉及智能硬件、智能声学整机和精密零部件三大线。 2021年财报显示,当年出售给笔克的商品总额为1.6亿元。此前抖音等级号交易网站,歌尔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答问题时表示,笔克目前是公司的关联方,双方在VR领域有合作。除了 Pico,Meta 的 Quest 也是它的代工产品。

在全球范围内,元界概念的流行也让 VR 行业重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谈及Pico未来的发展,袁野然比较理性:“硬件方面,可以参考游戏机买卖抖音号,观众的天花板就在那里;软件方面,付费等于设置了一个高位。”门槛。VR产品有其固有的特点。受众,Pico可能会以更低的价格和更多的营销逐步扩大市场,但它所在的行业只有这么多的核心受众。”

IDC数据显示,2021年VR头显产品出货量将达到1095万台,其中Quest 2占比78%(约876万台),Pico以4.5%的份额位列第三(约 500,000 个单位)。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目前VR产品并不是绝对需要,但Pico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用张一鸣的话说,虚拟现实“已经看到了它对人类生活影响的曙光”,“需要我们突破商业惯性去探索”。

(文中沈可、袁业然为化名。)

内容申明:珠江新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www.nywzzj.cn/show-14-1463.html
复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