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字节连续两年遭遇巨额亏损,开启一场变革(图)

珠江新媒  > 交易百科 > 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字节连续两年遭遇巨额亏损,开启一场变革(图)

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字节连续两年遭遇巨额亏损,开启一场变革(图)

发布时间:2022-10-13 发布者:珠江新媒 阅读量:10次

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字节连续两年遭遇巨额亏损,开启一场变革(图)

在连续两年遭受巨额亏损后,字节跳动正在积极放缓,以换取营业利润由负转正。

据介绍,字节跳动2019年实现营业利润6.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7亿元)。但2020年和2021年字节跳动进入新一轮快速扩张,财务业绩由盈转亏。

去年6月,字节跳动在“CEO面对面”员工大会上首次披露公司财务数据:2020年营收达到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营业亏损147亿元,同比下降400%。

在今年 8 月发给员工的另一份文件中,Byte 透露,其 2021 年的收入将达到 61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4391 亿元),同比增长 86%。

同期,字节跳动各项成本费用增长迅速,其中销售成本增长79%,研发、营销费用等子项也达到数百亿美元。由于成本和收入的增速基本持平,加上费用的增加,字节在2021年的营业亏损将达到7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9亿元),同比增长近2.5倍。

但进入2022年,得益于各种成本控制措施,字节跳动的盈利能力明显提升。今年一季度,字节跳动营收同比增速进一步缩水至54%,但营业利润由亏损转盈,带动净亏损收窄近84%。

从财务角度看,字节不差钱,有自我造血的能力,所以在某个季度实现营业利润没有意义。

目前,字节跳动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广告,这种以流量分发为核心的商业模式,通常毛利率较高,运营现金流强劲。2021年字节的毛利率在56%左右;截至年底,Byte 持有约 341 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不过,对于接替张一鸣一号位的梁如博来说,表现出及时带领公司走出亏损泥潭的意愿和能力,仍然具有多重价值。

去年11月,梁如博正式接任字节跳动CEO,随即掀起一场革命。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措施之一是设立六个事业部,每个事业部的负责人直接向梁如波汇报;并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老牌业务打入抖音旗下。本次调整旨在降低结构层次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字节连续两年遭遇巨额亏损,开启一场变革(图) ,提高管理效率和执行力;与各行人员规模的缩小相匹配。

抖音达人线下交易

在随后的裁员中,字节跳动多个部门遭遇裁员,不少员工被迫“毕业”或转岗,如房地产交易平台兴富礼、人力资源部下属的人才发展中心等。做出了很多贡献。战略投资部甚至被整体取消。

事实上,在梁如博站在C位之前,字节已经多次诉诸裁员。2021年下半年,活力教育、休闲游戏团队、本土商业化团队都在急剧萎缩。其中,教育行业是重灾区,裁员规模传闻高达数千人。

但是,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大刀阔斧的改革都不可避免地会带来资源重组和利益冲突。一些中高层会被调动,老员工的心态和士气也会受到影响;管理者想要压制他们的职位并稳定军队。,要尽快展现改革的积极效益。带领一家公司从亏损到赚钱,是说服人们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今年一季度,字节跳动在营收增速进一步下滑的情况下,在运营层面实现扭亏为盈。这张以“积蓄”为主的成绩单,可视为梁如博接任掌门后的出色表现,也为他的改革方案增添了说服力。

另一方面,尽管一再否认上市计划,Byte 迟早需要迈出这关键一步。对于期待字节跳动IPO的资本市场而言,这份成绩单是一份及时的定心丸,有助于字节止跌回升,修复估值,为未来登陆资本市场铺平道路。

一个

作为张一鸣的大学室友和创业合伙人,梁如博在字节跳动内资历深厚,先后掌管过多个核心部门,远非后来加入的诸侯、职业经理人所能比拟的。此外,张一鸣亲自将权限交给了他。从公司的中高层管理架构来看,梁如博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什么。

然而,与张一鸣一起征战天下的经历,并不足以为梁如博的接班人打下心理基础。

发展至今,字节已成为一家拥有数万名员工、以90后为主的巨头公司。大多数人对梁如波是不熟悉的。在展现出实际成果之前,梁如博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员工更严格的观察和审视。

更何况,张一鸣对梁如博的期待是“改革”而不是“成功”。

张一鸣(左)和梁如博(右)

在2021年3月的字节跳动9周年活动上,张一鸣发表了题为《用平常心去做不平凡的事》的演讲,明确表示“今年,希望公司的心态能在一定程度上放慢脚步”。两个多月后,字节官方宣布梁如博将在年内接替张一鸣出任CEO,实际上将减速的任务交给了梁如博。

放缓的潜台词之一是,公司可能不再需要那么多人,也不再需要同时涉足太多细分市场。

张一鸣能做的,就是给梁如博和他的头衔背书;后者要想实施改革方案,就必须用自己的表现说服大家沿着他设想的道路前进。

这十年来,字节已经习惯了张一鸣这个时代的狂飙,高层的一声令下,也很难突然减速。2021年Byte员工总数突破11万人;收入增速下降25个百分点,但经营亏损翻了一番多。

早在2020年,当他还是字节跳动的人事第一人时,梁如博就开始了人力效率盘点,力图剔除不必要的人员。但在接下来的两年里,Byte 员工总数不降反升,一度突破 10 万人。

这当然与字节跳动在教育、游戏、音乐和企业级市场开拓新业务的尝试有关;但深层次的原因之一是字节跳动在业务扩张过程中喜欢高价储备人才,中高层管理人员也倾向于增加人手。解决业务问题;再加上APP工厂模式抖音号怎么卖,各种规模的新业务层出不穷,自然会带动团队规模的不断扩大。

去年11月梁如博正式就任CEO后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字节连续两年遭遇巨额亏损,开启一场变革(图) ,字节跳动在减速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他的主要思想是把利润放在第一位,这体现在业务层面的所谓“胖瘦”。

首先是裁员。2021年底到2022年上半年,字节跳动的多个业务线团队规模缩水,甚至整体取消;这在习惯于人才储备过剩的字节是很少见的。与此同时,一些发展前景不佳的项目被削减或完全放弃。

例如,在校外培训“双减”政策实施后,字节教育板块大力启动了涉及数千人的大规模裁员,业务重心转向教育硬件;然而,由于智能灯的销量惨淡,相关团队规模迅速从数千人缩水,截至今年6月,不足100人。

还有一些业务也面临着与其他行业重叠而被淘汰的命运。今年9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字节独立电商APP“抖音盒子”即将暂停运营,员工将返回抖音电商等由活水组成的团队。字节随后否认了这一传言。

梁如博治下的新举措,未必能得到字节所有人的衷心赞同。毕竟,成千上万的员工——其中许多是应届毕业生——失去了工作;业务线被关停转身,迫使许多老员工另谋出路。

其余员工对公司发展的期望也发生了变化,这直接体现在了期权上。今年 4 月,Byte 推出了年度期权赎回计划,员工可以将年终奖金兑换成期权。不过,多位字节跳动员工告诉媒体,他们身边很多人都没有参与期权兑现。

直到梁氏的改革还未见成效,员工犹豫不决是正常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字节跳动在 8 月份向员工发布了第一季度的周转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它有助于从财务角度向字节跳动员工解释裁员和业务收缩的必要性和有效性,同时为新任负责人梁如博继续实施下一步改革计划提供了绩效背书。

与张一鸣的“大奇迹”相比,梁如博似乎更偏爱“四盎司”,更注重各业务的投入产出比(ROI)。

在今年8月底的员工访谈中,梁如波表示,“过去一年很多业务没有达到预期”,将加大对重点项目的投入,减少对非核心项目的投入。

字节之前对业务的要求是,如果ROI大于1,就可以继续投资。不过在梁如博看来,有些项目未来可以按照更高的ROI标准来衡量,来判断是否值得投资。

梁如波还警告称,虽然暂时没有大规模裁员的计划,但“加人未必能解决问题,反而会让问题变得更糟”。此前,字节跳动大幅缩减了2022-23年的招聘计划,梁如博也在自己的OKR中写下了“去胖瘦”。

从裁员转向追求更高的投资回报率,预示着梁的改革重点发生了变化。

以投资回报率作为关键指标,意味着一些试水项目在短期内无法取得成果可能会被放弃。例如,在跨境电商领域,字节和范诺在去年底推出;但在今年 2 月,官宣被暂停,三个月后 Fanno 也传出即将关停的消息。

ROI导向影响更深远的是,字节跳动在战略方向的选择上也开始追求小规模和大范围的选择,用更少的资源和投入换取更大的回报。

例如,本地生命被 Byte 觊觎已久,抖音 将作为主要攻击者。2020年7月正式入局,将推出购票、酒店预订、餐饮团购等功能,注入大量流量;同时,2021年底将成立一级生活服务部,开始外卖服务内测,很有可能与美团展开正面竞争。

但受限于地推、运营、配送能力等因素,抖音本地生活的发展并不顺利。据多家媒体报道,抖音曾为该业务设定2021年GMV达到200亿元的目标,但到去年11月底仅完成100亿元。此外,抖音外卖服务尚未正式上线。

今年8月,抖音宣布与饿了么合作。下个月,抖音推出开放平台抖音粉丝号转让,将以抖音小程序为主要容器,连接生活服务、休闲娱乐等领域的合作伙伴;发布会上,饿了么作为合作伙伴被反复提及的样板。

抖音达人线下交易

抖音 退一步,把一部分本地生活蛋糕交给饿了么,不用投入大量金钱和资源,就可以继续获得丰厚的流量费。相比于亲自从零开始,这种自己搭台、花钱请人唱戏的商业模式,有助于提升字节跳动本地生活板块的投资回报率。

但这种“四盎司”也不是没有缺点。

在张一鸣时代,字节的“APP工厂”虽然造成了大量的资源滥用甚至浪费,但也耗尽了抖音等王牌产品,最终奠定了字节今天的地位。

在梁如博的治下,字节跳动对ROI的要求更高,卖流量、输出自身技术能力成为新的惯用路径。这有可能抑制整个组织的创新,进而影响投资者的看法和期望。如果按照ROI远大于1的标准,那年几个月没有改善的抖音很可能在萌芽阶段就解散了。

确定性与增长、ROI与想象力的矛盾,是梁如博带领字节前进的挑战。字节可以用季度收益来证明梁的改革的有效性;但就满足资本市场的预期而言,一份还算不错的财报还远远不够。

C

在今年8月的员工面对面会议上,新任CFO高准回应了字节跳动上市的传闻,称“没有具体的上市计划,也没有时间表”。但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Byte 都需要用 IPO 的方式,向与他们合作多年的投资者和员工解释。

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名单包括顺为资本、海纳亚洲、DST、红杉资本、老虎基金、软银中国、云峰基金等国内外知名投资机构,融资总额超过50亿美元 。互联网创投的回报期通常为5-8年,而Byte成立10年,已达到上市节点。

员工们也等了很久。和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字节的薪酬包分为现金部分和期权部分;字节在2019年还开通了年终奖金兑换期权通道,很多老员工参与其中。如果上市太远,员工就会遭受很大的损失。

近两三年来,外界频频报道字节列表。字节也正在做一些准备。比如今年4月,它邀请了律师事务所背景的高准担任CFO,并开始将其名称从Bytes更名为抖音。

但是,尽管风声不断,字节 IPO 尚未落地。有全球资本市场低迷、中概股冷门等客观因素;而自身增速放缓,也是Byte一直不愿扣动扳机的原因。

从 2020 年下半年开始,字节跳动逐渐从成长型公司发展为成熟型公司。核心抖音 出现疲劳迹象。DAU(日活跃用户)自2020年6月突破6亿以来,长期徘徊在6亿左右。在新业务中,一度被寄予厚望的蓬勃教育遭遇赛道“群毁”。游戏业务在腾讯和各大游戏公司的冲击下表现平平,以PICO为切入点的元界仍处于探索期。如今,字节跳动的收入支柱仍然是抖音等平台的广告费和流量费,而收入增长已经从三位数百分比下降到两位数百分比。

字节跳动过度依赖老本行的隐患已经体现在资本市场的眼中。彭博社在 7 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字节的估值跌破 3000 亿美元,比去年下降了 25%。

面对不利的局面,字节跳动正试图重塑高成长初创企业的内外形象。今年6月底更新了“字节范”的企业价值观,将“永远创业”从第5名提升到了第1名。

但是,改写一个巨头公司的思维背景和外部形象,却不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文件就能解决的。几万字节人很难重拾当年的战斗激情,更不可能改写公司内外的思维惯性。

在内部,字节仍然可以通过回购股票和降低期权价格来以经济回报激励员工;但对外,在业务端发生重大变化之前,字节跳动很难说服资本市场继续将自己视为创业公司。. 它可能需要正视它已经是一家大公司的事实,并接受老牌公司的估值模型。

抖音达人线下交易

在新的估值模型下,公司增速将接近行业平均水平,估值差异主要体现在盈利水平。不少打算上市的国内外企业,在上市前一两个季度突然扭亏为盈;这种徘徊在监管灰色地带的理财“本领”,体现了企业与投资者的一种默契。字节跳动的盈利能力和发展前景远强于大多数公司,但在上市的关键时刻,梁如博未必能幸免。

在互联网个股的周期性低谷中,人们更加关注巨头的盈利能力以及由此而来的安全感。由此看来,今年一季度的翻身正好弥补了字节上市故事的重要谜题。

但就像扎克伯格的 Meta 沉迷于修补摇钱树产品而忽视短视频的划时代机遇一样,字节跳动在转向追求利润和 ROI 后,也可能会失去一些前瞻性机会。在梁如博治下的新土壤中,字节能否继续培育出抖音这样的超级产品,将是其扭亏为盈后的新挑战。

参考:

燃烧维度,《字节冲击“边界”》

雷锋网,《千灯之战:字节跳动学灯引发的‘血案’》

Tech星球,《互联网致富神话破灭:期权“大饼”不知名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员工担心套现

后来,《字节全会员:无上市计划,严检价值观,飞书是大机遇》

蓝海易观抖音达人线下交易,“字节关闭凡诺,被低价害死?老板辞职,卖家订单锐减”

字母榜,《抖音外卖曲线复活:自发直播外卖能否拯救餐饮业?》

内容申明:珠江新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www.nywzzj.cn/show-14-2197.html
复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