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直播交易费:“商家花10万请主播带货3个月卖出690元” - 珠江新媒

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抖音直播交易费:“商家花10万请主播带货3个月卖出690元”

珠江新媒  > 交易百科 > 抖音直播交易费:“商家花10万请主播带货3个月卖出690元”

抖音直播交易费:“商家花10万请主播带货3个月卖出690元”

发布时间:2022-10-08 发布者:珠江新媒 阅读量:17次

抖音直播交易费:“商家花10万请主播带货3个月卖出690元”

“商家花10万让主播带货,3个月卖690元”的消息,颠覆了人们对直播的认知。也有被“割韭菜”的日子。理想情况下,通过直播,消费者可以获得收益,商家可以获得销售和宣传,带货的主播也可以获得丰厚的回报。然而,在某些情况下,直播和带货的三方共赢却成了双坑。

商人花钱买自己的羊毛

本案中,商家邀请媒体公司做直播,每月提成10万元抖音直播交易费:“商家花10万请主播带货3个月卖出690元”,并签订合作协议。传媒公司承诺,合作期间,年带货实销目标为1200万元,即月营业额不少于100万元。然而三个月后,传媒公司的直播销售额仅为690.88元,于是双方再次签订补充协议,同意推迟完成销售。但到期后,公司未完成,将不退还佣金。最终抖音直播号购买平台,法院裁定媒体公司应退还商户预付的每月服务费10万元,并支付约定的违约金。

如何用坑费“坑”商家

“坑位费”是一种常见的直播收费模式。所谓“坑费”抖音直播交易费,就是商家在找到网红直播带货之前,按照规定向对方支付的“费用”。商家带货需要向主播付费,主播将商品上架并在直播间介绍商品。一些主播收取高额“坑费”,但带货效果却不尽人意,往往导致生意流失。

“坑费”能退吗?

商家与主播签订的《直播服务合同》按照合同性质为服务合同关系。根据《民法典》第563条,一方当事人拖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任何一方都可以终止合同。

抖音直播交易费

根据民法典第666条,合同终止后,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当事人可以根据合同的履行情况和性质,要求恢复原状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

但很多情况下,双方在签订合同时抖音火山号买卖交易平台,并不清楚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退还“坑费”。合同双方当事人未就合同解除事项作出明确约定的,根据民法典第510条的规定抖音直播交易费:“商家花10万请主播带货3个月卖出690元”,合同生效后,当事人未就质量、价格或者报酬约定的,履行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补充约定。; 无法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相关条款或交易习惯确定。

因此,根据交易习惯,直播带货的销售模式是以销售金额作为合同的最终目的。未完成直播次数,未在约定期限内退还直播“坑费”的,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因此,双方应依法解除合同,对未达到销售额的部分退还“坑费”。

2021年,上海宝山法院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公布了一起因商品直播引发的服务合同纠纷案。某护肤品公司支付8万多元的推广服务,参与平台知名主播的直播,并得到知名导演的支持,但最终实际销售额仅为6瓶,合计超过超过800元。该公司起诉上海宝山法院。法院综合认定该经纪公司构成履行缺陷,决定赔偿原告3.5万元。

商品价格越来越低

主播带货不仅要收取“坑位费”,一些主播的直播间还通过合同或协议的方式,要求品牌产品在指定时间段内最低价。尽管产品获得了流量,但这一举措导致利润下降。在更极端的情况下,由于产品价格降低,商家不仅没有盈利,而且每卖出一件产品,就损失了近10%。越多,输得越多。

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一)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 顶级主播压低商品价格的行为可能涉嫌违法。

抖音直播交易费

此外,上海市市场监管局近日制定并发布了《上海市网络直播营销活动合规指引》,提出直播营销平台应制定并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规则,不得要求其他经营者签署“最低价格协议”或其他合理的排他性强制性条款。

虚假和欺骗商家

早在2020年,就有媒体曝光仅需70元,即可刷100个“机粉”观看抖音直播中的数据,观看时长可长达2小时;在淘宝直播中,更是120元可以买1万机粉收看数据;有的人利用平台的漏洞和爬虫购买多部手机,还可以不断刷收视数来增加人气。

此外,还有商家专门组织直播粉进行直播刷数据。粉丝在直播间观看1分钟可获得5美分。制造这种繁荣假象的目的,就是为了骗取商家带来商品的费用。

也有一些直播为了赚取佣金,雇人刷单,成交后大量退货。例如,2020年,知名主持人汪涵在双十一期间收到了一位产品是汽车的明星的特别直播。当日成交量为1,323台。结果,退款数量高达1012台,退款率超过70%。如此高的退货率导致店铺收到平台发出的虚假交易警告。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有关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抖音直播交易费,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误导性的商业促销活动。

根据《刑法》第266条,MCN机构和带货主播,在商家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刷单、刷流量等方式欺骗商家,致使商家支付额外佣金,属于民事欺诈行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弄虚作假或者隐瞒真相,骗取商家大量财物的,涉嫌构成诈骗罪。

为整顿行业乱象,近年来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来规范直播带货的行为。MCN机构和主播也要重新审视自己,合法诚信经营,严格要求自己,营造良性健康的环境。直播环境是长远的发展规划。

内容申明:珠江新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www.nywzzj.cn/show-14-2078.html
复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