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抖音下机号交易: 抖音:VR是如此贴近用户的交互形态(组图)

珠江新媒  > 交易百科 > 抖音下机号交易: 抖音:VR是如此贴近用户的交互形态(组图)

抖音下机号交易: 抖音:VR是如此贴近用户的交互形态(组图)

发布时间:2022-09-17 发布者:珠江新媒 阅读量:34次

抖音下机号交易: 抖音:VR是如此贴近用户的交互形态(组图)

今年8月底,一位web3.0项目负责人发了一条朋友圈:“VR如此贴近用户的交互形式,但目前的两个推手是最像机器的扎克伯格.还有张一鸣。”

此时,距离抖音集团去年宣布收购VR头显制造商Pico已经整整一年了。在抖音的大力推动下,刚刚宣布品牌升级的笔克销量持续增长。今年上半年,其市场占有率中国第一,全球第二。自今年4月9日起,PICO已经举办了3场演唱会。

2020年底抖音与国内知名经纪公司乐华联合推出虚拟偶像团体A-SOUL A-SOUL,虽然遇到了一些争议,但全网有近2000万粉丝。 6月17日,A-SOUL首次在PICO直播,抖音自己的头像在抖音元界首次与用户握手。

来源:PICO-VR官方微博

在虚拟社交和游戏引擎方面,今年6月,抖音收购了二维虚拟社交平台Wave ; 8月,参投游戏引擎开发商Unity China。总的来说,这部分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所以要求不会太高。

几款热销的VR设备、有待丰富的内容生态、虚拟偶像团体、尚未落地的虚拟社交——这些都是一年后抖音进入元界的结果.

在过去的一年里,抖音 一直在沿着不同的路径试水,但还没有弄清楚元宇宙的轮廓。它已经在各个分支中取得了一些成果,而没有将它们夹在同一个元节中。如果抛开元界的概念,它目前所取得的进展可以归类为智能设备、在线社交、甚至网络游戏等概念。

这也是百度、腾讯、阿里、元等企业在涉足元界时的通病。他们要么从硬件切入,要么从平台或软件入手,但仍处于“盲人摸象”阶段;外界无法感知到元界的奥秘,企业也有一种感觉,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否算作元界。嫌疑犯。由互联网公司主导的元宇宙,距离成为“宇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21 年是元宇宙元年。 3月,《元界第一股》和美国游戏开发社区在美国上市; 10月,社交媒体巨头宣布更名为Meta,正式进入元界。 8月29日,抖音收购PICO,被外界视为进入元界的信号。

与高调改名的Meta不同,抖音并未公开宣传元界的概念,PICO也有规定禁止提及元界。但是,这并不妨碍外界将抖音连接到元界。

在这条赛道上,抖音的资金、人力、流量迅速涌入。 PICO在被收购前一改低调,按下了快进键。 PICO开始出现在抖音开场广告、热门综艺、网红直播间,线下销售网点进入一线城市核心商圈。在强劲的流量攻势下,笔克VR头显产品销量开始翻番。

来源:PICO-VR官方微博

随着销售额的增加,抖音 开始在 PICO 周围招募和部署部队。目前,PICO团队已经发展到1000人。西瓜视频负责人任立峰、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炳华、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也陆续调入VR产品部。可见,抖音内部偏重PICO。

此外,抖音于今年6月收购了二次元虚拟社交平台Wave ,团队并入PICO社交中心。博粒子创始人、前小米VR负责人马杰斯负责PICO社交业务。

抖音与乐华娱乐合作的虚拟偶像业务也与VR业务联动。 6月17日,虚拟偶像组合A-SOUL在PICO首次直播,报名人数超过汪峰VR演唱会。

占领元界的抖音巨人不止一个。

2021年底,百度元界产品喜洋上线。几乎同时,腾讯也开始探索元界。 QQ和QQ音乐推出了超级QQ秀和音乐专区,两个具有元界元素的功能,也进行了数百次注册。元界标志。此外,腾讯原本是PICO的潜在买家之一,但后来被抖音切断。

目前抖音的主要是VR设备,后者最常见的使用场景是游戏。

抖音在这个领域,有朝夕光年、沐通科技等牌,有实力与腾讯抗衡。它的玩法是“从硬到软”,先铺设硬件入口,再逐步完善软件生态。

相比之下,腾讯选择了从软到硬,先在人气高的手机APP上设置服务,未来再转向硬件。今年6月,有消息称腾讯正式成立了扩展现实(XR)部门。此前,有传闻称腾讯收购了黑鲨科技。

社交和游戏是腾讯的腹地,也是抖音一直想突破的领域。两大巨头的碰撞,或许是未来元界赛道的最大亮点之一。

在过去的一年里,抖音元界在硬件、软件、内部社会系统等方面都进行了投入并取得了进展,但这个“宇宙”仍然是碎片化的,几个板块相互厮杀。虽然有一些内在的联系转让抖音号,但它们更像是独立的场景,而不是“宇宙”。

在发展路径选择方面,抖音与Meta类似。但即使是元界中的 All in Meta,也缺乏从 VR 硬件到软件生态迈出关键一步的成功经验。 VR 设备目前的体验仍然更像是家用游戏机,而不是可以承载用户日常生活的下一代互联网门户设备。

根据IDC数据,2021年全球AR/VR头戴设备出货量将突破1000万台,主要得益于Meta:其VR头显产品去年占据了全球78%的市场份额。 PICO出货量占比4.1%,在亚洲市场处于优势地位。持仓量达千万级,PICO数百万级。

去年抖音下机号交易抖音下机号交易: 抖音:VR是如此贴近用户的交互形态(组图),消费级 VR 头戴设备的新用户数量已经相当于瑞典的总人口。从用户规模来看,元界愿景似乎触手可及。但现实情况是,目前由 抖音 或其他公司元宇宙提供的体验与人们对“宇宙”概念的期望相去甚远。

还有一个因素是 VR 硬件还不够。从创新扩散的角度看,当新事物的规模达到10%-25%的临界值时,扩散将加速且难以逆转。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这个门槛是12%,国内VR市场离这个节点还很远。

另一方面,Meta、抖音等还没有找到更多VR硬件的落地场景。

社交是 Meta 的强项,Meta 曾尝试将社交带入 VR,但效果不佳。今年8月,Meta旗下的VR社交平台World(以下简称​​n)上线。扎克伯格还在里面发了一张自己的自拍庆祝,却引来网友吐槽。网友认为,《地平线》粗糙的人物和场景建模甚至比不上十年前的开放世界游戏。

抖音“派对岛”APP于去年上线,但今年7月25日,派对岛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PICO最近在社交业务上招兵买马,“为用户创造新连接”的使命也是社交的一个微妙趋势,但目前PICO在元界的社交媒体上还没有大动作。

更大的问题是,即使互联网公司在 VR 设备上实现了社交网络等功能,它们仍然与人们想象的元宇宙相去甚远。

目前,Meta对元界的投资已经达到100亿美元的水平抖音粉丝号出售网站,字节跳动也投入数百亿人民币进行PICO等一系列收购。如此巨大的资金投​​入和营销攻势,无限提升了用户的期待值,科幻电影《一号玩家》正好描绘了一幅美妙的蓝图。

在 Ready One 中,用户可以在虚拟世界中构建自己的身份。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是平行互联的,甚至可以相互兑换货币。

只要取出其中任何一个元素抖音下机号交易: 抖音:VR是如此贴近用户的交互形态(组图),你就可以在现实中找到类似的映射:现实世界中已经有相对便携的VR设备,像《我的世界》这样的沙盒游戏,区块链和区块链游戏。用于交易的虚拟货币。这也是元宇宙概念大爆发的原因之一。人类在元宇宙的基础技术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但一位游戏开发者表示,考虑到当前的技术水平,在 VR 设备上实现 Ready One 体验的成本过高。许多用户也失望地发现,在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VR头显与他们手中的其他电子设备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VR可以做的大部分事情,比如看电影、听音乐会、手机、电脑。也能胜任,但沉浸感有一定差距。

扎克伯格曾表示,为 构建基础平台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他预计 ​​n 在未来几年内仍将处于测试阶段。

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义在今年的演讲中也对元界的愿景进行了预估。他对短期2-3年内元界的变化持悲观态度。质变的时间点可能在十年后。虽然现在很多相关技术已经取得突破,但都是潜心探索,距离元界本身想象的概念还有相当的技术和商业距离。

抖音下机号交易

尽管存在种种问题,但仍有许多像扎克伯格这样的忠实者对 VR 的长远愿景持乐观态度。他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会进入元界,而VR就是元界。门。

追随者也将希望寄托在 Apple 身上。近日,知名分析师郭明錤表示,苹果计划在 2023 年出货约 150 万台 AR/VR 耳机。郭认为,苹果入局游戏是 VR 市场的爆发期。无论是硬件研发体验、软件生态,还是用户群,PICO 甚至 Meta 显然都无法与苹果相提并论。两家厂商的巨额投入,或许可以帮助苹果完成教育用户的工作。

另一方面,设备背后的内容生态基本上与用户群正相关。看来,用户增长一定会为内容生态带来繁荣。元界概念的支持者认为,随着内容生态逐渐繁荣起来,VR将会像手机一样成为刚需产品。他们的逻辑是:web1.0对应PC,web2.0对应智能手机,虚拟世界总是需要一块屏幕连接现实世界,web3.0应该对应到 VR。

但某web3.0项目负责人李晨(化名)表示,“这是一种线性思维,不一定成立。”

李晨认为,在互联网出现之前,PC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而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手机已经成为了刚需产品。智能手机之所以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是因为手机本身就是一个足够大的市场。

“VR 的最大问题恰恰在于它不仅仅是必需的。”李晨认为,至少目前,人们并不真的需要笨重昂贵的设备来拉扯裤裆来模拟现实。

前述游戏开发者认为,短期内VR落地场景可能包括VR旅游、VR游戏、VR视频等场景。 “这些场景的体验提升明显,投资成本一次性,可重复使用。”

至于VR办公、社交等场景的落地,人并不看好。 “为什么可以用 ZOOM 解决的事情要花这么多钱?”

其实,除了Meta之外,巨头们对VR和元界的投资都属于“大雷小雨”。与抖音的规模相比,收购PICO的90亿并不算多,抖音在医疗领域的投资几乎等于对元界的投资。

当然,在硬件投入的背后,抖音也有自己的“正念”。从目前来看,PICO的销量仍在上升。对于抖音来说,这意味着每年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的收入。

抖音、腾讯等巨头在元界硬件上的布局,本质上是一种“宁愿错付,也不愿错过”的心态。如果《Ready One》中的愿景最终得以实现,在这一领域的先发优势将是“大手笔”,如果未能实现,VR也可能成为一项盈利的业务。

根据IDC数据,预计2022年头显出货量同比增长46.9%抖音下机号交易,到2026年实现两位数增长。”从乐观估计来看,VR的天花板可能相当于现在的游戏机,”上述游戏开发商认为。 “即使元宇宙失败,如果这条赛道有下一场比赛,没有巨头愿意错过。”

PICO在品牌升级的同时发布了多张壁纸,其中一张是背景的月球表面、右下角的阿姆斯特朗足迹、左上角的PICO圆形标志。

壁纸的意思是很漂亮。收购之年对于笔电和抖音来说只是万里长征中的一小步;全球领先的 XR 平台,或者说元界的愿景,与登月一样具有深远的意义。

但实际上,由于投资高昂,商业前景不明朗,阿波罗计划之后,还没有人登上过月球。互联网巨头的元宇宙计划,也有着与阿波罗登月一样的愿景和挑战。

参考资料:

“QQ的药,腾讯的投票”字母表

《PICO Rush: Byte Press Fast 》全天候技术

《字节元宇宙公司浮出水面,国内互联网公司首名》新研财经

“重估元宇宙的巨人”光子星球

《PICO入字节一周年:左手策划PICO4,右手挖Meta工程师》钛媒体

内容申明:珠江新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www.nywzzj.cn/show-14-1662.html
复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