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打赏账号交易:网络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榜一大哥(大姐) - 珠江新媒

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抖音打赏账号交易:网络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榜一大哥(大姐)

珠江新媒  > 交易百科 > 抖音打赏账号交易:网络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榜一大哥(大姐)

抖音打赏账号交易:网络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榜一大哥(大姐)

发布时间:2022-09-09 发布者:珠江新媒 阅读量:47次

抖音打赏账号交易:网络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榜一大哥(大姐)

周香月作词

编辑/游勇

继饭圈整顿之后,网络直播也迎来了强力监管。

9月2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重磅公告,宣布《网络演出经纪机构管理办法》已于8月30日发布实施。其中一项规定是,网络演出经纪机构(即行业内俗称的“MCN机构”、“主播协会”)不得以虚假消费、领先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不得以打赏排名、虚假宣传等方式进行炒作,等等。网络表演者的收入。

同时,还要求MCN机构和主播不得以言语刺激、无理特殊待遇、承诺返利、线下联系或沟通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这也意味着,疯狂成长多年的直播江湖,可能不再有“大哥”了。所谓“大哥(大姐)”,也就是在直播间给主播送很多礼物,排名靠前的用户,往往被观众称为“神豪”。

“确实是这个行业整顿的时候了,”抖音MCN机构负责人王琰告诉AI财经,“现在和饭圈一样的影响,对于年轻人,已经是错误的示范了。”

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

在直播领域,主播的收入来源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直播带货,最好的是薇娅和李佳琦;是名单上的大哥或大姐为了实现收入目标而花大价钱。应用范围广,几乎适用于任何类型的主播,但“尖子生”主要集中在颜值、才艺或游戏主播领域。

“像我们这样好看的主播,其实是靠奖励的。”虎牙、斗鱼、抖音、陌陌、七秀等平台前主播江河告诉AI财经。

而且直播间的打赏也遵循“28定律”,即20%的观众支持美女主播80%的收入。 “其实说白了,就看一两个大哥了。”江河说。 “我在抖音的时候,一个大哥一个月给20万到40万是没问题的。”

大胆的“大哥”和“大姐”为主播贡献了不少收入。但与此同时,随着打赏模式在直播领域的火爆,巨额打赏、套路打赏等负面新闻开始层出不穷,不断刷新着大众的认知。

早在2016年,央视新闻就曾报道天津一名女粉丝为了吸引男主播的关注,挪用360万公款打赏;镇江王会计师挪用公款890万奖励主播,冯提莫一人刷了160万”等消息再次刷新大众认知;之后,“72岁大叔花光所有积蓄奖励女主播” ”、“60岁大妈花了30年”“打赏1万男主播”“16岁男生3个月打赏女主播158万”等新闻层出不穷。

在判决书在线上,以“直播”和“打赏”为关键词同时搜索,可检索到的文件数量已达1149份。其中抖音打赏账号交易:网络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榜一大哥(大姐),2015年及之前为0篇,到2020年将直接增加到545篇。直播打赏引起的争议早已屡见不鲜。

(来源:视觉中国)

疯狂的直播打赏背后,往往隐藏着很多套路。为了尽可能的挖掘出隐藏在直播打赏中的巨额利益,主播、公会、平台,这场分红游戏几乎每一方都在玩自己的眼睛。

“像我们这种长得好看的主播,主要是玩暧昧的套路。说白了,就是提供一些虚拟恋爱服务。”江河告诉AI财经。这种“套路”,需要主播特别注意塑造“单一”人物。 “如果大哥看到你说‘我有男朋友’,那他肯定不喜欢你。”江河说。

至于如何用“单一”的角色设计来吸引“大哥”和“大姐”给予更多的奖励,套路的参与者和具体方法应该更加“多样化”。

早在2016年就有报道显示,普通用户若想与主播进行一对一交流或获取联系方式,需要通过大量充值和赠品不断提升账号等级,而一旦账号达到一定等级,平台甚至会有专人联系,为进入直播间的特殊造型定制音乐和动画。

另外,当用户的奖励达到一定数额时,会被公会或MCN拉入管理群,以“管理员”的身份参与直播间秩序的维护,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参与感和荣誉感。 据AI财经查询,目前,包括快手、抖音、虎牙等多个直播平台的直播间均设有“管理员”职位。

直播打赏更大的套路还在PK模式。

直播PK最早出现在2017年,当时快手低调推出了这个功能,一些天赋不高的中小主播开始了PK之旅,很快吸引了其他主要平台。紧随其后抖音买号,“主播在线PK游戏”也迅速成为直播行业的主流玩法。时至今日,直播PK仍是快手、抖音、虎牙、斗鱼等多个直播平台常见的玩法,规则是双方需要PK人数粉丝在规定时间内赠送的礼物。 ,失败者将受到惩罚。

“这些惩罚通常都是比较离奇的,比如吃生鸡蛋、撞墙等等,反正各种搞笑的东西都是用来吸引眼球的。”江河告诉AI财经。

当粉丝数量通过抢眼的直播PK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一般会出现更进一步的“军团模式”。 PK的双方会提前约定,在PK的时候互相骂,制造紧张气氛,或者聘请专人在直播间设置节奏,配合双方骂,撒娇孩子等,以煽动他率领的“军团”给予热情的奖励。

“有时候骂对方的不是对方,而是对方的家人。”江河补充道。这里所谓的“家族”和“军团”其实是主播粉丝组成的一个群体,本质是另类饭圈,比如抖音《PK一姐》惠子的《汇嘉军》 , 再比如其他主播的“老公团”和“兵家”。

除了通过PK骂人制造戏剧性冲突外,一些MCN团队或主播公会还会亲自下台抖音打赏账号交易,安排“假土豪粉丝”大肆赠送礼物,诱骗粉丝跟风打赏。

至于公会以礼物收场,在YY、斗鱼等PC端直播平台上颇为流行。 “据我所知,最夸张的时候,80%到90%都被公会刷了。”王艳告诉AI财经。

在这个过程中,公会就像股市里的大房子,扮演着主角的角色,很多人也跟着真金白银走出来。唯一不同的是,公会和主播都可以从平台获得分成和返利,而普通用户只能割韭菜,就像《让子弹飞》中的一句话:“土豪的钱在满了,老百姓的钱分三七。”

这种公会或主播利用虚假身份亲自刷礼物,诱导普通用户消费的乱象依然猖獗。 2021年5月和2021年7月抖音号哪儿可以交易,央视先后两次点名抖音主播惠子,对这一现象进行批评。

惠子是当之无愧的抖音“PK一姐”,拥有近3000万粉丝。最常见的直播内容就是不停的PK,刺激粉丝对她“养”的打赏。在它的直播间里,一直有一位名叫“郭师傅”的神秘“超级富豪”,几乎每晚都不缺席,给惠子的礼物也超过8000万元,但是当人们开始谈论这个的时候人的真实身份被揭穿,账号悄悄撤网,从此销声匿迹。

事实上,市场上有很多提供假礼物的服务。在AI财经加入的直播间人气业务群中,管理员不厌其烦的发了一个名为“自助下单”的链接,点击链接进入服务购买界面。其中,《抖音直播间送50份贴心礼物》售价10.08元,《抖音真机真机上市礼物》售价为“22.32元10”。此外,该业务还提供直播间点赞、直播人气、真粉丝等服务。

在打赏直播这件事上,主播、公会、平台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大显身手,而看直播的网友们更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层出不穷例行公事。 ,一步步落入对方设下的圈套。

平台扮演什么角色

作为直播打赏模式的既得利益者,主播、公会、平台背后都有自己的深思。

此前,某直播平台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平台往往对公会自己制作的一些数据选择“视而不见”。近年来,平台对直播乱象的整顿效果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种态度。

例如,虽然很多直播平台很早就宣布要规范直播内容、直播形式甚至主播的着装,但在一些直播平台上,性影射、软色情等乱象依然盛行。 2021年6月至2021年7月,光斗鱼舞蹈区多位女主播直播时打擦边球被禁。

平台之所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不想真正触及自己的核心利益。毕竟打赏的钱最终是由平台、主播和公会来分配的,平台份额往往不低。一般会和后两者结合为三七分,四六分,甚至五五分。

“就像我刚加入公会的时候,我拿了60%,12%来自公会,剩下的28%来自平台。”江河告诉AI财经。后来她去了虎牙、抖音等平台,份额比例也随着平台的不同而变化。 “虎牙是平台的50%抖音打赏账号交易,公会和主播各占50%,而且两人一分为二,有的28分,有的37分,主播赚大钱,”江河说. 抖音 的规则比较复杂。根据公会等级,分成比例会有所不同。 “最低等级的公会和主播只能拿到50%,然后就可以拿到60%、70%等,最高可以拿到72%。”

直播打赏带来的流量超乎想象。今年1月,YY直播在自己的2020年度盛会上发布了一个数据——过去十年,YY直播进行了3.7亿次直播,总观看人数超过1540亿,用户发送虚拟礼物超过4660亿,主播和合伙人分成近300亿元。

事实上,直播已经成为各大直播平台的重要收入来源。根据暴民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直播行业洞察》,在直播行业的5大收入渠道中,直播打赏成功占据了泛娱乐直播平台的绝对收入来源。关于游戏和天赋。位置,占比超过90%,而广告收入、会员收入、游戏推广和佣金收入占比甚至不到10%。

面对巨大的利益,直播平台显然很难无动于衷。于是,人们开始发现,直播间的赠品金额在逐渐增加,从最初的几元到几十元不等,逐渐增加到几十万元。而且礼物的价格越高,在直播间可以产生的特效就越炫酷炫耀。比如抖音直播间的礼物有玫瑰低至1个币,小心点,还有高达30000个币(3000元人民币)的狂欢。早些时候,它甚至价值 66,666 斗币,折合人民币。近万元的“无上礼炮”。

同时,直播平台还将推出各种“上榜”活动,最常见的比如年度盛典、粉丝嘉年华等。2018年斗鱼年度鱼乐盛典上,一位主播获得第一名荣耀价值2亿多,折合人民币2400万。

然而,今年以来,随着对乱奖励的日益重视抖音打赏账号交易:网络直播打赏背后的套路:榜一大哥(大姐),平台的监管和管理都在不断加强。比如,抖音取消了一些直播间的大额“礼物”,快手封杀了630年“低俗炒作订婚直播”领军网红尹世航。今年2月,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设立“奖励冷却期”, “延迟付款期”等行动。

(来源:视觉中国)

在本次发布的《网络演出经纪机构管理办法》中,对于直播打赏的规定和限制,在业内人士看来,可能会对部分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产生较大影响。

“对于抖音、快手等平台,影响可能比较小,但对于斗鱼、虎牙等纯直播的平台或公会,影响会比较大。”王艳分析说。

根据斗鱼和虎牙披露的2021年Q2财报,直播打赏收入一直是其收入的绝对大头,其中虎牙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87.1% ,而斗鱼的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93.2%。

这也意味着,一旦直播打赏的行为受到限制,这种主要依靠直播打赏来实现收入的直播平台和公会也会受到打击。

“老大哥”会消失吗?

“公司还在研究文化和旅游部的政策,但尚未收到整改通知。”一位来自头部直播平台的人士告诉AI财经。截至发稿,各直播平台均未出台相应整改措施,包括抖音、快手、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直播中仍有打赏排名广播室。

但是,抖音的排名名为“在线观众”排名,排名规则是“根据在线用户在直播间的贡献,贡献越多,排名越高,直播直播间场景包含礼物,对嘉宾的贡献只会在贡献>0的用户头像前有排名数字,但不显示具体奖励金额。

快手的排行榜名为“观众榜”,排名也是按照贡献值排序,“1快币=1贡献值”。虎牙、斗鱼等直播间设有专门的“排行榜”栏目,细分为“贡献榜”、“贡献周榜”(“周公榜”)、“粉丝榜”。有排名和具体奖励金额。

在江河看来,如果直播间不能再突出打赏排行榜,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直播乱象降温,但“大哥”的身份其实并不是只体现在奖励排行榜上,至少从平台现有的游戏规则来看,“老大哥”的身份象征无处不在。

比如抖音的级别机制中,级别1对应1个声波。消费越多,等级越高。要达到60级,至少要消耗2亿声波,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虎牙有“皇帝”、“国王”、“骑士”等不同的称号。 《骑士》首月300元,《帝王》首月15万元。要想获得“超神”称号,更需要在“帝王”激活后30天内消费满150万元,才有资格开通“超神”。

同时,在平台上花费不同金额的人也会有不同的外观效果、弹幕效果等独特的logo,比如抖音、快手、虎牙等平台都有“管理员”模式。

其实,无论平台起点如何,这些象征“荣誉感”和“卡脸”的独特标识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直播舞台上的富豪崇拜,并且作为只要这些身份象征的标识继续存在,势必会吸引大量乐此不疲的小费用户。

“过去的政策没有控制这方面。对于平台来说,这些虚拟的东西其实很容易,不需要任何成本,”王艳告诉AI财经,但在目前监管逐步加强的情况下,未来行业肯定会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迫使一些大平台进行制度变革。

(应受访者要求,王艳、江河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世界》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在任何渠道或平台上转载。违反者将被起诉。

内容申明:珠江新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www.nywzzj.cn/show-14-1513.html
复制成功